關於部落格
  • 33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手機電視國標徵集就是一個陷阱!

手機電視國標徵集就是一個陷阱! (2007-12-09 01:07:47)

【文/曾會明】

  誰聽說過一個公平的考試,有個考生不報名,考試就取消或者延期的?!這本身就已經說明這就是一場別有用心的考試,或者是非要讓這個考生中狀元,或者是非要讓這個考生名落孫山而又得口服即便心不服。

 

  此前,我的博客中已經寫了幾篇關于cmmb與手機電視國標徵集有關的文章,相關觀點其實已經闡述得差不多了。
  隨著上月又爆出cmmb拒絕參加測評,隨後國標測評暫停的“新聞”,不少媒體及專家又有點鋪天蓋地的意思。對此,有幾點感想:
  1、從我們國家現有的政策來看,82號文規定廣電電信業務互不准入,這一文件尚未修改或廢除,盡管它在三網融合的趨勢下有種種不合理問題,但在目前依然需要遵守它;這里不是拿82號文當令箭或者擋箭牌,根據我的觀察與判斷,廣電在是否參加國標徵集這個事情上是有過些許動搖的,甚至在9月初我感覺有可能不得不“應戰”;但說實話,如果真的去參加了國標徵集,是對國家賦予給廣電管理職能的失職;
  2、由上一條,手機上的電視服務(這里還不說其他非手機的手持設備),不論如何也是歸廣電來管理;從技術手段而言,有廣播式及流媒體兩種方式,也就有了廣播式及流媒體方式兩個標准;廣電部門負責廣播式標准的制定天經地義,而基于2g/2.5g/3g的流媒體手機電視標准由電信部門來制定也是無可爭議;在技術上本就是兩個標准,這與融合不融合無關,融合是業務、商務層面的事情,技術上只是接口層面的事情,與總體標准無關;這一點是不少大媒體在並不懂得基本技術情況下,舉著用戶的旗號進行批判的錯誤症結,如果僅是無知可以諒解,如果只為炒作,我只能認為他們喪失了媒體應有的社會責任感;
  3、我力挺cmmb,並不意味著我認為它在幾個技術中是最好的,更主要是強調手機電視標准的制定主體就是廣電,在這個事情上廣電有絕對的說話權利;從這個角度而言,所謂的國標徵集就是一場鬧劇,甚至是一個陷阱;大家想一想,這也就是為什麼cmmb退出後,所謂的國標測試也只好暫停?如果這個測試真的如某些專家所言是“意味著力求在公開、公正的平台上對標准做出選擇,其中所體現的國家利益和制定國家標准的法定程序相當清楚。”那麼無論誰不參加又如何會導致測試都暫停?誰聽說過一個公平的考試,有個考生不報名,考試就取消或者延期的?!這本身就已經說明這就是一場別有用心的考試,或者是非要讓這個考生中狀元,或者是非要讓這個考生名落孫山而又得口服即便心不服。至于是哪一種情況,大家都清楚。退一億步講,就算cmmb是某媒體所稱的不敢拉出來遛遛的“木驢”,而不是騾子和馬,廣電就是“公權壟斷”,就算中了這個圈套,然後被整掉,或者真的技不如人,那麼,在某些媒體及專家眼中“公權壟斷”、“部門強權”的廣電難道就不可以採用自己的行業標准而無賴地置國標于不顧?說實話,如果這樣,就算你是國標,你也說不出什麼來,因為商業性的國標也只是推薦而非強制。如今,廣電不鑽這個設好的局,其實是不願意以後變成這樣的無賴。從這個角度而言,我只能為cmmb的此舉叫好!
  4、再者,從側面來看,有媒體爆料,t-mmb稱當初廣電總局也是大力支持他們方案的,其實不也是在承認廣電才是制定這個標准的主體麼?再換個角度,如果國標徵集最後確認了某個方案奪魁,它就代表了國家利益了?代表了廣大勞動人民利益了?我不回避廣電在此是在爭自己的部門利益,但其他也希望來分一杯羹的人也不必拿國家利益、人民利益來說事兒,大家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何況這個本來就應是廣電部門完全負責的事情。
  5、從全球技術標准的發展來看,成為標准的未必是最先進的技術;我說這一點並不代表自己認為cmmb在幾個方案中就不是最先進的,中國現實的情況是,真正阻礙了產業發展的,不是技術、標准的先進性,而是標准的多樣性帶來的混亂;廣電的有線電視ca、中間件已經吃了這樣的虧,造成了各地平台差異化的混亂,廣電在cmmb這個事情上是吃一塹長一智;信產部主導制定的機卡分離標准也是一樣,pcmcia、uti大卡小卡三個方案四個主導廠商,信產部內部不同部門支持不同的方案,以至于ci標准制定了一年多到現在都無法應用;一個國家的電視數字化,最核心的是電視台前端發射的數字化及終端接收的數字化,更主要的推動力其實還是終端的數字化,機卡分離的多標准問題導致了數字電視一體機無法出台,這個影響是不可想像的;地面數字電視就更不必說了吧,非技術因素催生出的融合標准,真的不如抽簽來決定更好!因此,在cmmb標准的問題上,絕不能退讓,明確標准比其他都重要!
  6、歐盟在7月份確定dvb-h為歐盟國家的手機電視標准,worlddmb組織也是極為不滿,從技術上而言,dvb-h也未必是最好的,但歐盟首先要求的是標准的確定性,以回避多樣性帶來的復雜問題。當然,在此我並不會回避,歐盟這一決定是由各國電信部長投票產生的,在韓國,s-dmb手機電視也是由韓國通信sk的子公司tumedia來運營(t-dmb是由kbs、mbc、sbs電視台運營);但在中國,82號文的分工還沒有修改,我們就得執行;對此有不同意見的,先對國家三網融合政策的調整提出建設性意見比挖苦、諷刺、罵娘更有意義。

  7、在制定主體、明確標准兩方面,廣電做得都是不錯的。但也確實有不足之處,也正是這些不足之處讓電信及有些媒體抓住把柄,並不斷放大。成為標准的未必是最先進的技術,但大多是代表了市場上核心企業的共同利益的,當然,這類標准多屬于事後標准,即市場上已有幾種不同方案的應用而後幾個巨頭坐在一起商量統一標准,而移動多媒體廣播(包括手機電視)屬于先做標准後應用,但在標准制定的時候拉上主流的、在這方面具備先進技術能力的廠商一起來做,效果及輿論會好得多。在此,廣電有些獨了,盡管在這之後cmmb工作組開始開放,但很多人是願意抓住把柄不放的。

 

  總之,手機電視國標徵集就是一個陷阱,一個設局,萬幸的是廣電沒有中招,或迫于國標委的名頭比廣電總局大,迫于國標比行標大,因為這個事情本身就是廣電部門的事,國標委此舉已屬越權。但從現象上來看,廣電的確看著像是在大鬧考場,“不給狀元絕不參加科考”,這樣的現象的確會令人所不齒,因此也就有了很多媒體的抨擊,加上一些槍手的推波助瀾,是非就不清了。在這個事情上,我一直很敬重的《財經》主編胡舒立老師也犯了點小錯誤,甚至把11月14日廣電總局發布的cmmb標准第四部分“緊急廣播”的技術術語錯解為有“頂風作案”之嫌的“緊急通知”,這樣的誤解已經充分說明了輿論環境是多麼的不正常。揭黑打假是深得民心很賺眼球的,但我也不是一個想靠著罵名獲取名聲的人。
  晚上看到一個叫析兒的小姑娘的博客文章,看樣子她也是個媒體記者,說的事兒與手機電視標准無關,但其朴實而負責的精神令我覺得有些媒體人還是有非常正直的社會責任感的。

 

【後記】這段話是一氣寫完這篇文章發布後再補充的。自己意識到,開頭我標紅的質問好像有些問題:如果這場考試是一次比武招親,是有可能出現這樣的局面的,呵呵。但問題是無論是找老公還是選老婆,自己都不願意的話,家長非要干涉,還是有點不合婚姻自由、個性解放或者和諧社會之類。

 

延伸閱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